联系方式

  • 处办 029-87092668 / 87092231
  • 传真 029-87092668
  • 地址 西农路22号
  • 邮编 712100
  • 邮箱 ltxc@nwsuaf.edu.cn
  •       ltdw@nwsuaf.edu.cn
  • 各校区服务中心联系方式

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» 颐年文苑» 说 权 力

说 权 力

作者:刺楸 来源:  时间:2011-11-09  浏览次数:

 
·刺  楸·
一群短尾猴,饥肠辘辘,正欲觅食充饥时,一位研究者想趁此状态去测试短尾猴的思维活动,于是,便在饿猴群附近摆放了两组物品,供猴儿们选择。一组是短尾猴喜欢吃的鲜果之类,一组是蹲放着的猴王正面画像。两组物品的堆放点近在咫尺,全在视野之内。测试结果大出人的所料。短尾猴们不约而同的、无一例外的选择了观看猴王的画像,其状为:它们不吵不闹的、整齐划一的、精神专注的、心情渴盼的蹲在猴王画像之前,顶礼膜拜,凝视良久,倾慕之余,欣然离去。而摆放的另一组解渴充饥的鲜果之类,竟被冷落而无猴光顾了。
研究者认为,短尾猴倾慕权力的心态比解决暂时的饥渴问题更为迫切,猴儿们认为,只要手中有了权力,区区吃喝小事何足挂齿。
研究者还认为,短尾猴倾慕权力的思想意识,是在长期的生活实践中逐渐加深印象的。原因很简单,是因为猴王享有诸多的权力。比如,猴王有随意支使任何一个短尾猴,有发号施令的权力;猴王可以随意占有自己所爱慕的雌猴,享有一夫多妻的权力;美食在前,猴王有优先享用的权力;利益分配上,其妻妾子女可以多吃多占,猴王有封妻荫子的权力。长此以往,猴王的特权思想和行为深深的印在猴儿们的脑子里,潜移默化了猴儿们的权力意识,于是,猴儿们奢望有朝一日,自己也能坐在猴王的宝座上,或弄权施威,或美食独吞,或光宗耀祖,或妻妾成群,或封妻荫子,风风光光,也不虚此生。
原本由猴子变来的人,经过漫长的进化,在倾慕权力这一点上,似乎还保留了猴儿祖先的一点遗传基因,但话说回来,人毕竟不是猴子,且也已升为“灵长”,所以在耍弄权术方面,其手段之机巧多变,猴儿祖先是不可企及的。以前面的事为例,如果让人去选择,情况就变得复杂多样,绝对不会像群猴那样行动统一的只会去崇拜欣赏猴王画像,而放弃唾手可得的眼前利益,不知如何巧取的简单化思维。看来短尾猴只能望权力而兴叹了,远不如人类为了争权夺利所表现出的种种肮脏与阴谋。
权力自从产生以来,就与利密不可分,固有争权夺利之说。天下熙熙,皆为利来,天下攘攘,皆为利往,古往今来,大致如斯。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封建统治,皇权至上。所谓普天之下,莫非王土,率土之滨,莫非王臣。可见皇帝是权力的最高占有者,皇帝是财富的最大拥有者,权与利并行不悖。由于利益分配上的种种矛盾,皇族内部的权力再分配腥风血雨,厮杀声声,母女结怨,父子操戈,伯仲残杀的闹剧一朝一代的直演到清朝末年。
从严格意义上说,中国几千年的封建统治时代,有家而无国,或者说国虚而家实,国不过是为了掩人耳目的一个冠冕堂皇的漂亮词汇而已,皇权家天下,国完全被这个庞大的家族权力所替代。皇权以下的各级权力分支机构,其服务宗旨也是一丝不苟的为维护皇权而存在,皇族之外的地方权力之争,也是因为利益分配上的矛盾而烽烟再起。
春秋战国时代的韩非子,在他写的《五蠢》中将权力作了比较确切的评价,他说:“尧之王天下也,茅茨不翦,采椽不斫,粝粢之食,藜藿之羹,冬日麑裘,夏日葛衣,虽监门之服养,不亏于此矣。禹之王天下也,身执耒臿以为民先,股无胈,胫不生毛,虽臣虏之劳不苦于此矣。以是言之,古之让天子者,是去监门之养而离臣虏之劳也。今之县令,一日身死,子孙累世絜驾,故人重之;是以人之于让也,轻辞古之天子,难去今之县令者也,薄厚之实异也。”这里所说的“薄厚之实异也”中的“实”就是指权中之“利”,其权力的含金量越大,权力就越显得尊贵,争夺权力的斗争就愈见激烈。人们为啥轻辞古之天子而难去今之县令,是因为今之县令比古之天子更为实惠,自己不但可以享受荣华富贵,还可惠及子孙。而古之天子,如尧舜,如大禹,没有特权,虽身为天子,其待遇不及监门之养,却有臣虏之劳,吃的苦比一般人多,享受还比不上一个看门的,一点油水也没有,难怪人们会做如此选择。“三年清知府,十万雪花银”,大概说的就是后来县令权力之“实”吧。今之县令能使“子孙累世挈驾”,说明权力已经开始异化。
既然权力与金钱如此密不可分,滥用权力之腐败作风自然劲强而难以遏制,东汉时期,权钱交易猖獗,集中反映在买官卖官上,有的竟以官职之大小明码标价,把权力作为一种特殊商品推向市场,使那些既得利益的权力拥有者,威风八面,富甲一方,让权力的膨胀与增值折射出巨大的吸引力,因此,争权夺利就成为官场风波再起,杀机四伏的永久性危机。
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真正意义上的国家才正式诞生了。人民当家作主,干部清正廉洁,立党为公,勤政为民,各级权力机构的官员,充分发挥权力为民的正面作用,使手中的权力真正服务社会,贴近百姓,惩恶扬善,匡扶正义,促进社会和谐发展。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级领导干部,在人民群众中享有崇高的威信,干群关系达到了空前的融洽。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中,老百姓宁可牺牲自己的生命,也不会告密而出卖党的干部,领导干部与老百姓之间的相互信任、相互尊重、相互理解、相互促进,使社会变得其乐融融,空前安定。五六十年代,很少有干部把权力作为特权加以滥用,维护了权力的公正与公平,那时的干部的确是“升官不发财”,与老百姓同甘苦,共患难,吃苦在前,享受在后,始终保持艰苦奋斗,艰苦朴素的延安作风,与群众心心相印,休戚相关。
治国先治吏,治吏先治德。毛泽东和老一代中央领导同志深谙此道,从中央到地方,严管执政党的权力拥有者,使其己先正,然后正人。严惩刘青山,张子善之类的害群之马,杀一儆百,以正风纪。后来开展的诸多运动中,每次都从党内的领导干部抓起,防患于未然,惩腐于将萌而未萌。国家能否长治久安,关键在各级领导干部,古人云:“守天下之法者,吏也,吏不良,则有法而莫守”,“凡吏胜其职则事治,事治则利生;不胜其职则事乱,事乱则害成也”。可见。执政党各级干部综合素质之高低,对国家的兴衰荣辱起着关键性作用。
改革开放以来,社会经济空前发展,人民生活大幅提高,但吏治腐败却成为当今社会的一大毒瘤。如何防止和从源头上遏制腐败,新一届中央领导班子已下了决心,不断和正在出台一系列相关法律法规文件,开展各种全面提高干部素质的活动,旨在从自身做起,杜绝腐败。中央的良苦用心,但愿能变为各级领导干部真实行动,而不是与中央捉迷藏,上有政策,下有对策。
这里值得一提的是,吏治腐败并不是什么新鲜货色,而是历史的沉渣泛起,突出的表现为,一是买官卖官。东汉时期买官卖官,明码标价,而当今的买官卖官盛行,其规模与手段,与东汉时相比,大有花样翻新之创意。我国进入市场经济以来,人们的商品意识不断得到强化,权钱交易自然成为官场的商品买卖,有眼力的官员看得到,买官卖官是一本万利的稳赚生意,是高回报的投资,不然,能有那么多的大小官员冒此风险而乐此不疲?山西省临汾市原公安局长邵建伟敛财480余万元,他在1995年至2004年任职期间,先后五次借提拔调整干部之机,按照送钱多少来决定干部的职务安排,计收受公安民警贿赂120余万元,公开卖官买官。二是贿赂公行。苏东坡在《决壅蔽》一文中写道:“故凡贿赂先至者,朝请而夕得,徒手而来者,终年而不获。至于故常之事,人之所当得而无疑者,莫不务为留滞,以待请属。举天下一毫之事,非金钱无一行之。”文中所言为北宋时期贿赂公行的历史状况,与今天中国之情况何其相似乃尔。今人行贿受贿名目之多,数额之巨大,古人是不敢与之相比的。送女人、送房子、送轿车、送官衔、送信用卡等等,行贿受贿不断升级换代,实实在在的害了一批又一批人。一位落马市长,受贿200多万元,被审讯时,他竟十分惊诧的反问道:“我的几百万都是朋友送的,难道朋友送的也是行贿吗?”真是滑天下之大稽,亏他还能说出口,“朋友送的”。这里所谓的“朋友”,不如说成“朋党”更为确切。欧阳修在《朋党论》中说:“大凡君子与君子以同道为朋,小人与小人以同利为朋。”“小人所好者禄利也,所贪者财货也。当其同利之时,暂相党引以为朋者,伪也;及其见利而争先,或利尽而交疏,虽其兄弟亲戚不能相保。”试问这位贪官,当时给你送钱的那些朋友现在哪里去了,既是朋友,他们为何不挺身而出以证明你的清白呢?可以想见,贪官的所谓这些朋友,在贪官失去权力以后,躲之唯恐不及,可能的话,他们还会把自己送的钱重新讨要回去。贪官所谓的朋友,不管他的职位高低,不过是一群势利小人而已。他们看中的并不是贪官本人,而是贪官手中尚可为我所用的权力。贪官一旦落马,失去了权力,朋友们自然就逃之夭夭,作鸟兽散了。
权力与金钱是考验领导干部的试金石,有的领导干部正如老百姓描述的那样:吃住行,国家全包。自己钱,一分不掏。有小姐,侍前俸后,另外还收红包。这样的权力拥有者,现实生活中确有其存在。其贪欲之心不可遏制,一但当权钱可以交易时,这种人便不能把持自己。抱有某种侥幸心理,开始涉足犯罪。一位建立了二十八年丰功伟绩的公安局长,私字一闪念,竟被贿赂击倒,走进铁窗,才后悔莫及。还是古人说的好,渴马守河,饿犬护肉,不饮不食,难矣。
权力是一把双刃剑,廉吏用阳刃,贪官使阴刃。在廉吏那里,权为民所系,权为民所用,处处彰显公开、公平、公正,人民爱戴,自己也活得光明磊落,成为名副其实的人民公仆;在贪官那里,权力被视为私有财产,成为假公济私的特殊工具。他可以使权力成为保护伞,保护地方黑恶势力,自己暗中牟利;他可以使权力成为通行证,使走私贩毒集团堂而皇之的顺利通关,自己坐收渔利;他可以使权力成为委任状,你给我送钱,我让你升官;他可以使权力成为此时无声胜有声的暗号,暗示手下为其妻妾子女亲属谋私大开绿灯;他可以使权力成为护身符,以合法之名,行非法之实,渔肉百姓,欺压良善,强奸民意,霸道横行,以保全自己的位子和面子。可见,任何掌权的人善用阳刃者,会永远立于不败之地。善玩阴刃者,迟早会身败名裂,为天下笑。

编辑:     终审:    最后更新:2011-11-09


Copyright (C)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离退休工作处 版权所有 2015 All Rights Reserved
地址:陕西杨凌 邮编:712100 管理员:张进升